上海经侦介入快鹿 李耀新被抓或揭开更多内幕

  对近20万快鹿投资者来说,最晚10月1日之前启动全面兑付工作的期待或许又要落空。9月20日,《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从相关渠道获悉,上海公安部门终于正式介入这起被定性为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案件中。

  “一周前,上海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总队已介入快鹿集团进行全面调查,快鹿集团的办公楼已不能随意进入。投资者目前也不能进行维权,只能等待公安部门出来的结果以及兑付计划。原先市场上传说金鹿财行总裁张伯伟失联或已经逃往境外,其实他在数月前就已经被控制。”一位熟悉快鹿案内情的匿名人士对《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透露。

  而就在9月8日,上海市纪委网站发布信息,称上海仪电(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上海仪电)监事会主席李耀新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前述匿名人士分析称,李耀新在仪电集团监事会主席位置上“落马”,相比之前上海被抓的“老虎”,级别并不算高,并未引起多少关注。但是他曾经是上海长宁区区长以及上海市经信委的主任,与快鹿集团有剪不断的关系。随着他的落马和经侦调查快鹿集团,或许将牵出更多与快鹿相关的内幕。

  快鹿被定性涉嫌非法集资

  9月13日,上海市长宁公安分局通过微博发布案情通告称,近期接到相关投资人举报“金鹿财行”及“当天财富”两家融资平台涉嫌非法集资。接报后,公安机关即开展调查,发现“金鹿财行”及“当天财富”在未取得合法资质的情况下,对外公开宣传并承诺10%左右固定年化收益率,面向社会不特定公众募集资金,其行为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目前,公安机关已对上述两家单位立案侦查,对相关责任人依法采取强制措施,公安机关将最大限度地追缴涉案资产。鉴于“快鹿集团”于2016年4月6日公告并购“金鹿财行”及“当天财富”,公安机关将会同有关部门敦促“快鹿集团”切实履行企业主体责任。

  快鹿集团兑付危机爆发后,在4月6日举行的首个新闻发布会上,快鹿集团宣布未来的兑付原则包括:兑付工作最快在今年7月1日,最迟在10月1日启动;全部兑付将在2018年的3月31日前完毕,所有兑付延迟期不会超过产品合同兑付期后的14个月;兑付的利息在合同期内按照合同规定利率执行,在延长期内一律按照年化6.0%利率执行等。

  “在迄今半年内的多场新闻发布会上,快鹿集团多次重申10月1日前全面开启兑付的底线不动摇,并且这也是绝大部分投资者的心理底线,目前看来快鹿集团是否能完成全面兑付存在巨大疑问。”9月21日,快鹿的一位投资者代表接受《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采访时无奈地表示。

  根据快鹿集团此前的8月26日兑付方案,其首批资产包中包含的资产包括股权基金12.5亿、房屋产权16.82亿、应收债权55.7亿、对外投资16.4亿、车辆0.1亿,该资产包未确认已经过审计,号称价值101.5亿,其中超过一半为“应收债权”。另外快鹿集团宣布拿出的20亿资产包对90岁以上老人和1万元以下小额投资人进行优先兑付,这20亿资产包包含2亿股权基金、8亿房屋产权、2亿房产抵押类债权、2.5亿知名人士信用类债权和5.5亿对外投资。

  值得关注的是,今年7月8日,已经离职的上海快鹿集团原董事局主席徐琪对外爆料原集团高管包括邵永华、韦炎平等人侵吞集团资产高达50亿元之巨,徐琪被罢免后却被曝出侵吞集团资产6000万元,这致使快鹿集团的兑付工作变为一场集团内部高管之间的互相“撕咬”侵吞黑金之争。

  9月18日,有相关媒体又曝出《上海快鹿集团前董事长施建祥涉嫌非法融资200亿已外逃,公安部介入调查》的报道,相关媒体引用北京消息人士透露称香港上市的十方控股和快鹿集团因涉嫌非法融资200亿元且资金不抵债务,包括施建祥以及其他集团高管已经外逃美国,该案由公安部直接督办,中纪委亦已经介入等。不过截至本报发稿,这则报道已被全部删除。

  “上海公安微博中所通报的是指金鹿财行和当天财富两家公司涉嫌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罪名,也就是说尚未涉及到快鹿集团本身;而业已被删除的这则报道,可能是公安部直接查快鹿集团与香港十方控股以及大中华金控之间千丝万缕的资金往来关系。虽然后者消息不能被确认,但至少证明一点,一张针对快鹿集团以及其它诸多关联企业甚至包括香港公司的当事人的公安大网已经撒开。”前述匿名人士称。

  重重内幕待揭开

  在这名匿名人士看来,从去年末金鹿财行传出资金链断裂传言,到今年4月一场涉及近20万投资者的快鹿集团兑付案爆发,围绕着快鹿集团的多个疑团就是资金的去向;快鹿集团内部子平台之间错综复杂的股权联系以及快鹿在A股和H股两家控股公司神开股份和十方控股错综迷离的资本运作,有没有牵扯到其它方面因素,都值得关注。

  “自从快鹿事件爆发以来,公安部门一直未介入其中,是希望快鹿能够依靠自身出售资产实现对投资者的兑付,但是出问题的平台负责人应该早已经被盯上了。尤其是金鹿财行张伯伟4月以来就一直未露面,外界对于其出境逃离的谣言也颇多,实际上他已经被控制。”这名匿名人士表示。

  9月8日,上海市纪委官网发布消息称,上海仪电集团有限公司监事会主席李耀新涉嫌严重违纪被调查,对已然不平静的快鹿兑付案又是一枚重磅炸弹。而这可能是一条新的导火索,或将案情引入更深的内幕。尽管目前尚无明确的线索证明李耀新的落马与快鹿的垮塌有何联系,不过本报根据各种渠道获得的消息显示,李耀新在长宁区以及上海市经信委任职期间均与快鹿集团有往来。

  工商资料显示,上海快鹿集团以及旗下的多家平台都是注册在长宁区的企业,随后快鹿集团旗下的当天贷等公司加入了上海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主管的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

  查阅关于李耀新的公开资料可以发现,其毕业于哈尔滨工业大学工业管理工程专业,工学博士学历,高级经济师。从2008年9月至2016年3月,他历任上海市发改委副主任、上海市长宁区委副书记、代区长、区长,上海市经济和信息化工作委员会副书记、书记;今年3月被调任上海仪电监事会主席。

  “李耀新在上海市长宁区和经信委任职长达7年,同时在去年8月快鹿投资集团又投资了李耀新母校哈工大机器人集团,彼时身为经信委主任的李耀新亲自参观哈工大机器人集团,并充分肯定上海快鹿投资集团这一大手笔的国家级投资战略。随后快鹿集团又投资控股神开股份,快鹿集团的想法是希望通过投资哈工大机器人集团,再将资产注入神开股份实现资产重组。但是随着今年3月快鹿集团资金链断裂,后李耀新被暂调入上海仪电任监事会主席,这绝非是对一个60后正厅级干部的正常人事安排,当时这样的安排应是出于有利于调查又不被外界关注的目的。快鹿当时号称将斥资50亿投哈工大机器人项目。而快鹿也是李耀新在长宁区和经信委任职期间扶持的企业。”9月23日,消息人士对《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透露称。

  9月22日,依然深陷于股权之争的神开股份继续发布停牌公告,称因上海快鹿集团将其持有的上海业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100%股权转让给浙江君隆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该权益变动事项可能对公司产生重大影响,经申请公司股票已于2016 年7月27日停牌。截至公告日,上海神开及有关各方仍在就有关问题进行核查确认,经申请公司股票自2016年9月23日上午开市起继续停牌。